帕特里克’s Story

十年前,帕特里克(Patrick)的妻子卡罗(Carol)(一位受过训练的美容师)注意到他的背上有些看起来不太对劲。在她的坚持下,帕特里克(Patrick)找了一个皮肤科医生约会,后者检查后立即将可疑痣移除,并送去做活检。帕特里克(Patrick)并不担心-他年轻,健康且健康。一周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帕特里克会被告知可疑痣确实是黑色素瘤。帕特里克(Patrick)背部做了两次外科手术,并切除了许多对癌症均呈阳性的淋巴结。

帕特里克(Patrick)第一次拜访肿瘤科医生时,得知他的前景十分严峻。他被诊断出患有IV期恶性黑色素瘤。尽管有治疗选择,医生告诉他这不值得,他最好陪伴家人,使自己的生活井井有条。帕特里克被毁了。他不记得开车去医院了。震惊和难以置信是无法克服的。 “我觉得在到达隧道之前,医生已经关掉了隧道尽头的灯”。

帕特里克那天晚上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家。他思考的越多,他越开始意识到自己无法走开。他不能放弃。那对他14岁的继子来说会是什么样的例子?不,帕特里克下定决心要发挥自己的全部力量,也不会让这场战斗打败他。他今年41岁,他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。第二天,他回到医院,要求接受治疗,并开始寻找新的肿瘤科医生。

在与3个不同的美国癌症中心进行咨询后,帕特里克松了一口气,发现他们都推荐了同一位肿瘤学家–格里·巴蒂斯医生(Gerry Batist),幸运的是,他在蒙特利尔的犹太综合医院-帕特里克的家乡。 Batist博士会见了Patrick,他们共同商定了进攻计划。

第二年是艰难的一年。帕特里克·帕特里克(Patrick)开始尝试最大剂量的干扰素,这将导致体重减轻65磅,进行164次注射,进行3次外科手术,持续发烧103或更高,并对光和声音持续保持敏感性。帕特里克(Patrick)非常感谢他的家人和朋友,他们从未与他一起在医院接受过一次治疗。他们的支持使他感到鼓舞。在其中的一次会议中,帕特里克和他最好的朋友制定了计划,以庆祝所有的医院就诊结束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治疗开始一年后,帕特里克的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。他回到工作岗位,重新开始享受生活。 2007年,他的最好的朋友提醒他关于庆祝他成功治疗的承诺,于是他们共同制定了计划。

2008年7月,帕特里克(Patrick)和他最好的朋友(以及包括帕特里克(Patrick)的继子在内的支持团队)开始了在加拿大骑自行车的重大冒险。他们踩了6,200公里–从温哥华到哈利法克斯。历时42天,他们筹集了125,000美元,这激发了他创立基金会PEDAL AGAINST CANCER(PAC)的灵感。从那时起,PAC成为蒙特利尔,多伦多和温哥华许多自行车筹款活动成功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 PAC组织了几次筹款活动,为癌症的支持和研究筹集了超过一百万美元。 PAC现在使用新工具扩展了工作范围,以帮助癌症幸存者–生活与癌症互动的网络工具,将很快提供。

帕特里克·帕特里克(Patrick)从最初的诊断开始已经十年了,他已经健康了,并将继续致力于帮助他人对抗癌症。他在加拿大和美国举行的活动上发表演讲,并继续筹集资金,他希望这将使那些目前正在与癌症作斗争的人们的生活更加轻松。尽管经历了可怕的磨难,帕特里克现在可以回顾过去,并意识到他的诊断帮助他掌控了自己的生活,并过着充实的生活。他期待与家人和朋友的未来,正在考虑在不久的将来退休。当被问及未来会怎样?–“不再有癌症-我已经决定”。

返回患者故事

在我们的论坛上分享您的

菜单